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酣睡集

人生是醒与睡之间的摇摆运动,而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更深的生命层次的酣睡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不·毒(引二)  

2016-07-02 17:30:3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不 毒(引2) - 断业尊者 - 酣睡集
  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不·毒(引2)

       
        的士的前轮就差点停在他的左脚板上。
        当他站在高大的梧桐树下,向着车龙马水的湘江大道招手的时候。这让他着实地吓了一跳。
        的士司机的嘴里鼓囊着槟榔渣,发红的眼睛就像一台扫描仪,对着他上下扫荡了一遍:去哪?
        他答复要到河西某地去,而司机却并没有表现出载客的热情,目光停留去了他的身后。
        声音在他身后响起:就走?一起去喝杯茶怎样?
        他转过身去。她的鸵黄色的风衣在风中摇曳,白晰的脸显露出一种特别的平淡与宁静。
        他刚离开她的办公室,没有留意她跟着下了楼。
        他望着她,一时没有回答。他觉得事发突然没作好心理准备。
        每个人都会有天生的黑痣。应该是奶奶说的吧?不,是那次当着奶奶的面,娟骑在他的脖子上,愤怒的吼声。是的,是她这样警告他:你嘲笑我鼻梁边那小黑点?
        眼前的这张脸,这张白晰而清洁的脸上荡漾着一种特别的容光,楚楚动人。
        那属于每人都有的黑痣在哪里呢?现在的世上也许只有一个人知道她那黑痣的隐秘所在地。几十年了,少女娟的声音总会在耳边飘过:每个人都会有天生的黑痣。在很多年里,他每每见到陌生的漂亮女人时,耳边就会响起娟的声音,眼睛就会不自觉地搜索那黑痣的所在。
        一只白头翁鸟窜进了路边的梧桐树树枝里,发出了几声长鸣。它失群了。他看见先行的队伍呼拉一声从天空飞过。
       人其实也就是一群体动物,那怕有了个家,而家的温暖似乎远远不足以消除内心的寒冷,要不为什么每个人总会去另一个团队寻找欢乐而掩饰悲哀呢?
        她也失群了。
        法国梧桐树叶后隐隐约约地透出暗红色的店铺招牌。招牌上有只的变形了的紫砂壶画像。多年以后,漂亮的女服务员每次都会用这样的方式迎接他的到来:另准备一杯茉莉花茶吗?
        他会意的一笑,心中却在想:精灵鬼!天下的女孩都是精灵!
        一起去喝杯茶怎样?鸵黄色的风衣在风中摇曳,白晰的脸显露出一种特别的平淡与宁静。 
        本应十分冲动才是,可今天他怎么就这样心绪宁静呢?
        你怎么跟着过来了?
        你很少来我这里。觉得应该送你一下才算礼貌。 
        沉默了片刻。身后不远就是那家暗红色的茶馆,门半虚掩着,天色有些阴暗,窗户透着淡淡的黄色光线。茶馆里似乎没几位茶客。
        要不要车啊?的士司机突然大声叫了起来。他似乎觉得介入了某种尴尬。
        哦。他也意识到了司机的怨气,下意识地作了决策,跨了一步,伸手去拿的士车门。
        真的要走?她仍是那么平静而没有责备的口吻。
        他将已经触到车门的手缩了回来,犹豫了片刻,又反跨了回去,面带笑容地说:那我请你吧。
        的士司机甩下了一句难听的话,车辆飞快地启动,抛下一排深含怨气的灰烟。
         推开了那张虚掩着的门,空旷的茶室内摆着十来张茶桌。果然没有顾客,大白天里,室内有些昏暗,天花板上亮着几盏淡黄色的灯泡。吧台边,一位女服务员睁着她的大眼睛好奇地望着两位进来的客人。
        他知道,当推开这扇茶室的门的时候,他也自己将自己的那扇试图关闭的心门推开了。
        他俩选择了离门最远的那扇大玻璃窗下的茶座坐下。
        我知道你喜欢红茶,加柠檬片。
        不,已经改成喝茉莉花茶了。喜欢一种淡淡的清香。
        她的声音转化成空气中的淡淡的清香。而点了茶,大家突然间不知应该说些什么才是。
        还是她开了口,声音里有了异样,刚才在大街上时的那种平和稳重似乎正在消失。
        戒烟了?
        是的,几年了。
        为什么?
        据说一切有个香字的东西都是万恶之源。
        她突然语塞了一下。
        我是说香烟,美曰香,其实是伤身害体的毒物。
        他感到了空气中存在着某种隔阂,需要用这样的言语来打破。
        来包烟吧!她召唤着远出的女服务员。她微笑起来。她每次的微笑,都会在别人的眼像里留下一股甜蜜的味道。
        我真的戒烟了,一直没有沾它。他也露出了笑容。两人的紧张氛围正在慢慢缓解。
       人有许多东西需要戒掉。可都戒掉了,人生又实实在在的缺了什么。她小心地用吸管拨弄着茶水中的茉莉花。
        什么牌子的烟啊?远处的女服务员回话。
        芙蓉王吧,那种黑盒子的。。。。你以前就喜欢抽这种牌子的。他也是。
        把纸盒里的香烟都装在精品店里买到的精巧的铁盒里。每次见到朋友的时候,铁盒总是在左手掌心里旋转。抽烟?有一种男士优雅的动作将铁盒打开,递上一只烟,再用万宝路牌银质打火机丝地一声帮你点燃。
        她又笑了笑:以前,纸烟在你口袋里总是被弄得皱巴巴的。
        他有些不好意思地跟着笑了笑。许多年没见过她了。眼前的人有着特殊的成熟的美感。
        你抽烟的样子一直有种韵味感。她用吸管轻轻地吸了一口茶水。
        她明亮的眼神的一闪,有种光在茶室的空中划出一种异样。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(2016.6草)
        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50)| 评论(4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