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酣睡集

人生是醒与睡之间的摇摆运动,而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更深的生命层次的酣睡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尊者奇闻录(2016)  

2016-12-09 11:26:1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尊者奇闻录(2016) - 断业尊者 - 酣睡集

 
 

之三十一  :看不清
         

某官开生活会,倡互批互评。始,无人应和,齐嗒然低首。某叱曰:抬头也!众悚然,仍默默不作一声者。某意色殊恶,摸眼镜戴上,亦又摘下扔桌头。反复之。副职乃察颜而问曰:何事烦之?答曰:看不情!众不明其意,亦沉默如哑巴矣。突闻某曰:吾眼瞎,看不清吾有何等优点哉!请明之!众聒噪而夸,一时会场沸腾。末,某又曰:吾眼瞎,亦看不清尔等有何缺点矣,请自批!

众寡言而默,一时会场又清静无声矣。


 

之三十二:有腐臭
        

某日生活会,头官脸色阴沉,正思互批互评之法。突闻得腐臭漂浮而来,实办公室主任放一臭屁也。不察,乃大怒而曰:今日之会即互批办公室主任矣。主任惮其污染会场,亦被上级察觉,脸红如死虾,低首抹汗不止。忽闻头官斥曰:办公场所如此腐臭,乃下水道堵塞之故矣,实不作为也。彼乃点头先自批曰:非下水道堵塞耶,实道口未紧闭之故。腐臭外泻,吾之罪矣!即日自查

自纠,决心盖实盖严矣!

 

之三十三:新处方
      

高氏,洞庭湖人,投学西医。适新社会,乃赴湖区血防前线。恰遇大跃进饥荒。接上级令,血防站更名水肿病所,配黄豆十袋,红糖数斤。惑问曰:何为水肿病也?答曰:眼见为实。无何,有肿如蒸包、腥臊腐臭者入住之。视之,乃饥饿而营养不良者也!饿者抽泣而曰:有药医饿乎?高氏答曰:新处方可医之也!乃提笔书药方:黄豆半俩,红糖一钱,煮服。明日,又大批饿者抬入。高氏乃对药房喊曰:新处方使之矣!反右,高氏忽成右派。问上级曰:何罪有之?答曰:新处方讽刺之罪也!

 

 

之三十四:亲爱的

 

黄生与易生租住一室,常共商积极上进之大事。一夜,黄生见彼坐桌前灯下,铺白纸一张,有沉思状。睨之,上有“亲爱的党”字样,疑其积极也!恐落后,亦坐灯下铺白纸,提笔书“亲爱的党”,求积极矣。隔日,易生又坐桌前灯下铺白纸书之。黄生再睨之,亦是“亲爱的党”字样。黄生乃抚掌而笑:何需如此积极哉,一纸即足矣!易生闻言,衣袖遮桌面,露尴尬之色,而未多语也。过几日,黄生见彼亦重复书之。大惑而暗思:如此积极,吾等如何能有腾达之机?亦铺白纸一张,苦书心得矣!他日,忽见易某挽一殊丽入室,介绍曰:吾女友,党姓。亦大笑而告之曰:觅得党姓女友,作情书如作申请书矣。黄生闻之,面如赤虾。

 

 

之三十五:各级组织

 

大跃进遇饥荒。龙某无食,乃领家人四口远乞。临行,其妇出,诫龙曰:不可!龙惑问:何故哉?其妇答曰:缺介绍信矣。龙曰:妇人之见也!普天之灾,介绍信何用?答曰:天可夺食,未可夺组织者也。龙悟,乃踟蹰入大队部,恰支书在,亦气息奄奄。告之。彼问曰:何处可乞?答曰:未知也。彼乃出介绍信,书“各级组织“字样,泣而曰:汝先行,寻得有食组织者,还望告之。吾亦带乡亲前往矣!龙某相泣而别。

 

 

之三十六:先进工作者
     

  有浏阳孙姓者,官至局座,独无家室。闻许氏者,夫早逝,亦独处,然姿态甚佳,求者如云。一日,孙于酒店大堂遇一女子,旁人介之曰:许氏也!偷视之,果服色容光映照四壁矣。孙神驰梦想,乃托副手登门作媒。许问曰:何人也?答:官人也。许诺,自交往。一日,入官舍,见厅墙上挂先进工作者证书数幅。笑曰:见挂字画者,未见挂先进证书者也,何用?官人喜形自得,挽其臂而曰:若腾达,必先进也!数月乃结合。新婚夜,孙酒醉,抱许氏而曰:吾经年先进,今二进也!许氏知其意,娇嗔指孙曰:吾夫孙二进也!是夜,琴瑟之好,不可胜言。日久,许氏常于副手前以孙二进直呼之,孙露尴尬而无奈。逾数月,某夜,许突见前夫诩诩而来,并狎语求欢。醒,乃一梦。隔日亦来。许惊之,忖有罪前夫,乃拜谒陵墓。无果,只得数次前往。孙晓之,怨曰:彼已逝,汝如此祭拜,吾无脸面也。许劝曰:何苦哉!汝二进者,彼即先进工作者也!何不同拜之?孙大怒,啸骂许氏。登记离之,法官问曰:孰之过?许氏抢答曰:先进变二进,吾之罪也!

 

 

之三十七:革命尚未成

有刁姓者,官至处级,革命四十年,退休闲适。见世风日下,常裂齿而怒,然后辈者仅讪笑了之。刁则训后辈而曰:不信吾哉?吾革命几十年,久经考验矣!一日外出,过街边按摩店,遥见门内有妇人招手,乃停留。视之,风化女也。怒目而走。过一街口,又见对面一彪汉招之,正惑之时,有警车停身边,彪汉过来,提刁如捉小鸡,锁车内呼啸而入派出所。刁怒喊犯何罪,无人应答。半响,有妇人于门逢窥之。刁视之,亦风化女也!彪汉与风化女耳语之。彼指刁者而曰:是也!又有警人提审之。刁问:吾何罪?答曰:嫖娼!刁乃大笑而曰:嫖何人?风化女乃入,证之:是吾也!刁大怒:胡说也!警人则曰:证人在,何不认之?罚五千,则可家人团聚矣。刁大怒而曰:头可断血可流,革命本色不能丢!尔等不听革命几十年的老同志的话,偏听卖肉几年者的陷语?警人闻之,乃大笑曰:何知卖肉几年?尔乃真嫖客也!刁有理莫辩,乃大呼:革命尚未成矣!

 

 

之三十八:不可一概而论

 

 宝庆李生,少薄行,常逛窑寻欢。暗恋一绝色窑姐,无奈家綦贫,囊中羞涩。逢解放,窑姐四散,然窑心难改,夜则伏出。政府乃寻一密法,许窑姐于单身穷汉,亦签合约一张:凡再犯贱者,必坐连也!生恰分得旧恋,喜而娶之。然,窑姐悍缪。每入夜,则靓妆外出。生懦而随,常坐屋檐下守护之。久之,则分得薄钱,亦意满之。一日,有忆苦思甜会,窑姐李生坐台下。上级命题曰:私有制是万恶之源。点李生台上坐之,指示曰:窑姐者,私有制产物也。尔批判之!李生望窑姐,嚅嚅不可尽词曰:私有制者,万恶之源也。。。。但不可一概而论。吾家窑姐,旧时公有,今归私有也,亦好社会也!台下愕然,众人哄笑而散。


 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78)| 评论(66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