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酣睡集

人生是醒与睡之间的摇摆运动,而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更深的生命层次的酣睡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几位朋友的绰名之:情有可原  

2012-03-20 14:53:50|  分类: 几位朋友的绰名之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(原创)几位朋友的绰名之:情有可原 - 断业尊者 - 断业尊者
 

第一次见到情有可原是在另一村子里看电影的那晚。

那年头看电影,与其说是看电影,还不如说是去赶夜市。一部《车轮滚滚》,看过了十几遍,连每句台词都能背得出了。银幕下,观众全随着电影的主人们说着同一句台词,露天电影场里乱糟糟得热闹,打闹声和吆嗬声连成了一遍;而看一次电影要走上十几里山路,四面八方的人们如蚂蚁出了洞,朝着同一个被捕到的目标爬去;田坎上都站满了人,有些人干脆就坐到了歪歪斜斜的银幕后面;对我们而言,看一场电影,等于去寻访很久不曾谋面的各知青点上的朋友;甚至会碰到有人带上些好吃的东西,大家围着在暗青色的天幕下,享受着山区独有的新鲜空气和这乱糟糟的热闹。

晒谷坪里人头窜动,而银幕上的共产党正在与国民党作殊死的搏斗。我没能找到几位熟悉的知青,也料到今晚没什么口福能享受了。一时又和同来的知青走散,就想爬上旁边的一棵大树,看个究竟,可刚爬到树腰,听到树上有人喊:妈的,下去,能爬这么多人吗?

我往上一看,树头闪着一黑影,而那口音分明是江西一带的知青,但不是熟人。江西老表是有和我们过不去的历史,我就也不示弱:你骂谁?妈的,老子就要上来。

听到上面一声吼:妈的,你等着,老子下来敲死你!

没想到今晚还真碰到个恶人。我从小就不善武斗,只有别人斗我的份;一时心怯就从树腰中下来,恰恰同伴们寻了过来,树上的声音也被他们听到了。

我那点上的知青也有几位人高马大的好斗者,一看我吃了亏,总放得下面子?找来木棒之类的冷兵器,在树下喊:哪来的王八蛋?找打不成!

树上的人也不怕事,从树顶飞快就梭了下来,倒是把地面的人吓了一跳,大家只好分散围住。那知他到了地面,却一摆手:是知青?哈哈,是八路军武攻队的?自家人,自家人。

一句电影里的经典台词化解了准备械斗的紧张状态。他个头比我还高了一截,一身的肉疙瘩,真的打起来,定赔上几个人的脑袋开花才收得场。

见他主动友善,我们也就堆起了笑脸:原来是自家人,好说,好说啊。

他对刚才发生的事作解释:都爬到树枝上看戏,树枝会折断,搞不好大家都被摔伤,干不了革命,没了工份,饭就没吃的了。我说的是事实吧?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啊!

大家都放松了下来,他自我介绍,他姓黄,江西人,就下在本村,来了四年,并邀我们去他住的地方喝杯茶。大家都觉得这是个好主意,反正那鬼电影早就看烂了,不如交个新朋友。

到了他的所谓家,才知那只是一生产队的粮仓。仓内有一柴火灶,旁边就是木板铺成的床。他又解释,之所以住在这里,是因为他被队长看中了,专门守护队里的粮食。果然,仓内有几大扳桶,盛满了稻谷,最上面那层都打上了石灰印。

他点了柴火,烧起了开水,突然又露出愧疚的神色:没什么东西可吃啊,这鬼地方穷得丁当响。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啊!

这才发现他老是把“情有可原”一词放在嘴上。

开水是喝到了,可这位情有可原却坐不住,说是先出去一下,要我们等他一等。他一溜烟出了门,一刻功夫的时光,他又飞快溜进了门,怀里抱着一只死了的母鸡。

我们吃了一惊,他却若无其事的样子,再看那地上的母鸡,歪着脖子,分明是被扭断的。我们明白过来,他突然的出门,是去农民的鸡窝里偷鸡。

    反正又不是我们偷鸡,有吃则吃了再说,何况难得打一次牙祭。如是大家一阵忙碌,还把鸡毛埋在了屋子后面,免得乡亲们发现。

    当我嘴里啃着鸡肉又喝着鲜美的鸡汤,心里却在想,今天算是碰到了一位不同的知青。我周围的人个个老老实实,努力干着农活,不像这位老兄,打架骂人还偷鸡摸狗,刚才还差点打我一顿,全没知识青年的式样。

    情有可原果然露了本性。他洋洋得意地告诉我们,他从来不做农活,队里拿他没办法,就分配他专守粮仓,每天七分工分,每周接待一次分谷的队员,记好帐单,就这么简单。

从这位黄知青家走去时,电影早已散了场。大多数人心中高兴,电影看不看无所谓,毕竟难得吃上一回美味的鸡肉,但心中总有些忐忑不安,这是第一次偷吃了乡亲们的鸡。

 

 

情有可原出了事!村里的一名知青跑遍了当地的知青点,只为告诉一个惊人的消息:他被村里的农民抓了并绑在树上。

这是求救信号,周边的知青点纷纷派人赶去救他。我们点上的知青也赶着去。我将扁担斜系在身上,装着是一派出工的模样,万一大家动了手,就作为防身和搏斗的工具。

正是那晚放电影的晒谷坪,村民们围成了一圈。十几位知青从人群中挤了进去,看到黄知青被绑在大树下。树下还坐着一位上了年纪的男人,看样子是这队里的领导。

队领导焦躁不安地抽着水烟袋,而情有可原却昂首挺胸眼光镇定。周围的乡亲们却在七嘴八舌地讨伐。有的说,自从黄知青来了,家里就少了鸡,也不见母鸡生蛋;有人还看见他晚上鬼鬼祟祟地在鱼塘里网鱼;还有人说,村民家一只狗断了一条腿,见到他就躲着不敢吭声。。。。。。。

队领导见是来了几位知青,就知道知青们在弄什么鬼主意,如是先开了口:是不是城里人想把他接走?我们可是巴不得哦!

没知青敢接茬。那年头,各人有各人一份工分,一份工分一份饭,给别人吃了就自己饿肚子,尽管政府规定知青的口粮不能少于没月二十几斤米,但羊毛却又出在羊身上,农民自己都吃不饱,哪管得上这些城里来的混混们。

隔了一刻,有知青小心地喊了声:把他放了!他犯了什么罪?

队领导吐着烟圈,懒得理睬知青们的喊叫,只对着情有可原说:小黄啊,村里的人真对得起你了!你不会务农,我们要你守仓库,还给你七分工;村里这多人做死做活,许多人都只七分呢。我早就知道,你偷鸡偷鸡蛋,也知道你半晚去队里的鱼塘里摸鱼,可从没说过你,但今天你知道为什么要抓你吗?

情有可原仍昂首挺胸眼光镇定,似铁打的汉子,不作回答。

队领导十分气愤:你守粮仓,却偷粮仓里的谷,还担到打米厂去!你偷吃的鸡是一家一户的,可粮食是全队人的,你多吃了,别人就没有了吃的!你知道不?你怎么这么混蛋!

队领导将手中的水烟袋狠狠地甩在了地上,从心底里发泄着一种狠铁不成钢的愤怒情绪。

我想起那晚吃鸡的场景。仓内有几大扳桶, 扳桶内的谷物打上了的石灰印。原来,黄知青偷粮仓里的稻谷。那可是几十上百人的粮食!偷粮食等于是阶级敌人在搞破坏,绑起来还算是大家对他的客气,就算来个五花大绑游村痛打也没人敢说不是。

赶来的知青也哑了火:这位队领导说得在理啊。不出工还有工分,等于乡亲们主动养了你,这样的好事谁不愿意?村民对你如此之好,你还去偷鸡摸狗,总没个道理。

乡亲们很是不解恨,唧唧喳喳地议论要将他游村示众。

队领导似有帮黄知青的味道:念你是外地来的,写个检讨,和大家道个歉,下不为例,我松了你的绑。

情有可原还是那种昂首挺胸眼光镇定的神态,嘴里吐出几个字:没吃的,到处弄点,情有可原,情有可原!

人群一片哗然,这等时刻居然在高声大叫着情有可原。

队领导大怒,从地上检起水烟袋就砸向情有可原的脑袋,可手在空中一斜,他并没被砸中。

队领导沮丧着脸,围着情有可原急急地转了一圈,最后无奈地大吼一声:你走吧,你自己回城去吧,不准你待在这里!

队领导的话音刚落,只听得情有可原杀猪般地嚎叫:不回去,我不回去啊!留下我吧,我愿写检讨!

情有可原被重物击伤般地嚎哭起来,两行清泪决堤般的落下,再没了刚才那幅英雄豪杰的神态。

现在轮到在场的人大吃一惊了。队领导本想唆使他回城去,实是助他了难,不料他却如此动情嚎哭,在场的人无不一头雾水。

队领导非常困惑:你还想赖着不走?这就怪了,回家去也不行?

情有可原菸下了脑袋,仍呜咽:你们把我游村示众吧,我不回去。。。。。。

情有可原这般的哀求,知青们听在了心里,禁不住伤心而湿润了眼睛,几乎忘记赶来此地的目的。回城是谁都乐意的好事,可这刻却成了知青们心底的痛楚。不是不回去,而是回不去。那是计划经济的时代,城里的人们靠政府分配的粮食为生,市场上是没有粮食可买卖的;知青离开了城市,就等于断绝了粮食的供给。如果回城,你只是一个流浪汉,要靠家人的少许粮食生存;如果家里子弟太多,就可能谁都吃不饱。情有可原家有三兄弟,他老大,弟弟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,他不愿回去抢他们的口粮。

善良的村民们最终没让他去游村示众,而由我们代写了一大张检讨书,贴在了粮仓的大门上。情有可原也终于留了下来。

 

 

那年,主席仙逝;十月的一天,情有可原突然出现在我们知青点,神秘地告诉大家,京广铁路南来北去的火车上有打倒江青的标语。大家非常震惊,主席尸骨未寒就要打倒他的堂客,岂不是资本主义就要复辟了?

情有可原提出了一个极为大胆的号召:这里离井岗山就百多公里,是上山打游击的时候了。弟兄们,带上主席的红宝书,再搞些口粮,我们上山去吧!

大家跃跃欲试;我甚至准备将主席的著作深埋在山后的竹林里,以备变天之后阅读。但又无法判断事态的真假。真的跑到井岗山去了,怎么对家人交待呢?何况打游击总得有武器才行,我们赤手空拳上井岗山?

情有可原见大家犹豫不决,心中失望,悻悻离开。几天后,传来消息,他不知了去向。大家心中感叹,这位黄知青真是条汉子,一定是上井岗山打游击去了。

写到这里,又想起情有可原的失踪来。我当然不再相信他是真上井岗山了,或许是他的家人已经嗅到了世道将变的气味:高考即将恢复,知青大返城的时代也正在来临。他提前回城去了。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抽点时间写日记
阅读(677)| 评论(4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