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酣睡集

人生是醒与睡之间的摇摆运动,而写作在某种意义上是一种更深的生命层次的酣睡!

 
 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读家谱  

2012-03-20 12:00:46|  分类: 散文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(原创)读家谱 - 断业尊者 - 断业尊者
 
        萧何是我祖先!

春节休闲读家谱。家谱白纸黑字地记载着萧何是我祖先。这让我如吃了几桶春药般的蹦跳了起来,真是喜出望外,有种我爹是李纲般的快感!至于萧何的祖先们(也是我祖先的祖先)是官大人还是一介布衣抑或是奴隶汉都不重要,重要的是,我的祖先名单里有萧何本人!

萧何何许人也?大汉皇朝的开创者之一,开国丞相是也。只要说句“萧何月下追韩信”就会有票客唱上几句二黄碰板:“我萧何闻此言雷轰头顶,顾不得这山又高,这水又深,山高水深,路途遥远,我忍饥挨饿来寻将军。望将军你还念我萧何的情分,望将军且息怒,暂吞声”;那就是我祖先萧何!或是来句“成也萧何,败也萧何”,你就会联系到韩信大将军最终还是死在阴谋诡计里;那可是天下最大的诡计之一,没那诡计,大汉说不定就完了蛋。那诡计就是萧何所出,所以说,萧何是厚黑的巨人,而萧何就是我祖先。

读家谱读出了底气,这让我踌躇满志、浑身来劲:原来,我的祖先也是名人,更是一大官人。李纲之类的算个什么屌毛?北大的孔庆东自称是孔子的第七十三代后裔,在他眼里,其它衮衮诸公都婊子不如;骂你祖宗十八代也就算了,毕竟祖宗们早就作了古,可这位孔子的后代敢于连别人的孙子都诛连在内,特牛,特给力!

我的祖先是萧何,开国丞相,大汉皇朝的缔造者!老子可以大言不惭地说:没大汉皇朝就没后来的唐宋元明清,可能连现在的共和国都没有;你家孔老二不过一鲁国小臣,一条丧家犬,敢跟我比?

我也要特牛几回试试!

家祖如明灯照耀着我,我头上有了光环;我是萧何的后代,我怕谁?哈哈。。。。。。

要把五本发黄的家谱一页一页读完,实在是既艰难也乏味的事,何况在我的印象里,辽国的萧太后也很有名。但是不是我萧家的祖先之一,我是不敢多去家谱里考究的。万一还真是,一来弄得萧何这样的祖先掉了身价,二来就会有人说我不属正宗的华夏子孙,还会跳出几位被洗了脑的后生子网友把我“国骂”一番,什么败类啊,什么汉奸啊,还加个人肉搜索,弄得我身败名裂。但这也难怪,当年一介萧氏女流就把宋人欺凌得够苦,澶渊之役亲御戎车,害得宋真宗每年输绢二十万匹、银十万两。。。。。。历史上好象再也找不到姓萧的名流,这中间的几本家谱就懒得去读了,查查近几代祖先们的情况如何。

我爷爷的爷爷叫萧永发。永发、永发,无非是想永远发财。看来,我的祖先们是一代不如一代了,没了萧何我祖宗的大霸气。这让我皱起了眉头,心里很不是滋味。

说句心里话,我从小就不太喜欢发财之类的字眼。很可能是受了革命传统电影《抓壮丁》的影响;那电影里有名肥头大耳的地主,为骗人去当壮丁就和乡亲们唠叨:跟蒋总统(蒋介石)当兵就是发财;蒋总统就是蒋发财,蒋发财就是发大财。结果呢,那些当兵的全属炮灰。这就让我对所谓的发财生了疑心。后来又酷爱读些古书,一不小心就中了五柳先生的大毒,什么“富贵非吾愿,帝乡不可期”,真以为“怀良辰以孤往,或植杖而耘耔”是生存的最高境界,错过了几次到手的发财机会,至今仍是穷光蛋一名。

真是愧对萧何我祖宗!

不过,细细一想,我多少有些继承了那位爷爷的爷爷的特质,因为查遍了家谱里的文字,发现他只是一位上无片瓦、下无插针之地的典型的穷光蛋。可是他老人家生在慈禧太后那个娘们的社会里;真是生不逢时,如果生在新社会、长在红旗下,是可以被政府评为贫农成份的,一定是根革命的好苗子。

我爷爷叫萧金凤,这名字还马马虎虎,可一个“金”字还是透露出祖辈们重财之心。说也巧,我的爷爷还真算得上富有,因为家谱明明记载着老人家有一百八十亩良田,尽管比起萧何我祖先客食七千户来说是少了不少,但按当今的中等地价评估,我爷爷也有三千万以上的人民币了,何况如今的人民币快成世界货币,还吃了伟哥一样的坚挺;如果我爷爷再搞点投机取巧、贿赂上官、克扣下属,说不定家财就过了亿。可我心爱的爷爷偏偏处在不提倡搞活经济的时代,有田有钱就是有罪,他被划成了地主,没收了全部地产不说,连变天账都没来得及记上一笔就郁郁而终了。我看这“金凤”的“凤”没取好,并不吉利,因为中国古人就喜欢讲:拔了毛的凤凰不如鸡。我见过他,那可怜巴巴的样子真是验证了古人的智慧!

我父亲对自己的祖先是萧何,可能并不那么认同,要不怎么就没听他说起过如此荣耀家门的事呢?或许是帝王将相在他那个年代是被批判的,不能让死了上千年的老祖宗来祸害家人?这也难怪,我父亲在几十年的革命运动中被整得胆子缩成了籽麻大,还不如李纲的崽的胆量。不过,从父亲的名字里可以看出(请各位看官原谅,我在此特意省略了父亲的名字,免得那天他老人家知晓我在此胡说祖辈的事,我的耳朵不红肿几天才怪),我爷爷和现在所有的暴发户没什么两样,家里富了、口袋里有几个钱了,为后代取名字就要加些文彩,还特别希望后代多读些孔孟之道的圣贤书,父亲的名字就取得有文彩,还送他去省城就读。可那时,省城里已是新式教育,父亲一开始就很不适应。他亲口告诉过我,他不喜欢几何学,怎么都弄不懂什么是对顶角、什么是同位角之类的问题。有次考试,他老人家脑壳想烂就是无法下笔,干脆就在考纸上写(抄)了首诗来表达自己的苦闷:人生在世能几何?何必苦苦学几何?学了几何何何几?不学几何又几何?

不过,我对父亲特别崇拜,他一生都在舞文弄墨,写得些古诗风格的东西。如果这首几何诗是他原创,那他老人家还真有些歪才(不过,我相信根本就不是,因为他老人家的文字历来中规正统,不象我油头滑脑的样)。他老人家帮我取的名字就够给力,全中国找不到第二个:萧曙曦。如果那位读者不相信我的说法,以为我纯粹吹牛,你不仿去公安部查查。

我崇拜我父亲还有另外一个理由,那就是他老人家再也不和前几位祖辈们混在一起想发财了,他能与时俱进,培养下代的目标就是学一技之长,尽管后来的新社会又突然提倡先让一部分人发大财,他仍意志不变。从他取我的名字就看出,他是一文人气质的人,我的名字就文皱皱的,好是好,就是不少人念不好。有几次我都想改名了,可一转念,血肉和姓名乃父母所给,为何要改呢,你想不孝?

可是那次我去送朋友上天堂,殡仪馆的小姐把我念成了萧曙义,我的自尊心就倍受打击,下决心要改名。本来那位上天堂的朋友的父母,想找几位当了点官的人排在送行的名单里,可找了半天才发现他儿子还真不争气,几十年也没交结几位官人,但突然发现我在,看中了我这个十二品豆官,就把我弄到了名单的最前列。没想到这殡仪馆的小姐天天与死人打交道,用不着大学文凭,没了文化(其实大学教授也经常念错),居然念了个错别字,把我气个半死不说,还让我惭愧了好几天,生怕在天堂里安息的朋友骂我没去为他送行呢。

总之,这个春节过得很愉快。有了祖宗留下的家谱,我几天都没出过书房,特别是什么春节晚会,我连瞧都没去瞧一眼;套用古人之语是谓:闲坐小窗读家谱,不知春去已多时。我一直沉浸在萧何是我祖先的喜悦中,我也为自己还多少继承了萧何的细胞而自豪。想当年,萧何我祖宗镇守关中时,就是关中城的建造总监;也就是说,萧何我祖宗不仅当过丞相还是一位天才的泥木屌,我无能做相国但至少还是有些名气的泥木屌;翻翻家谱就深领父亲修订时的心态:有几行小字记载着我是注册工程师、是高级工程师(其实我根本就没去审报过高工,父亲一直为这事耿耿于怀);谁说隔代才遗传?几十代后(?)我还深得萧何我祖宗的真传,是萧何我祖先天佑我也!

家谱是一大心灵宝藏,我要在工作之余,慢慢于其中挖出些放金光的遗志来,以光耀我自己和我的后代们,亦所谓发扬光大、继承遗志是也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写于2012年春节


  评论这张
 
相关小组: 中国新小说
阅读(1700)| 评论(295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